忍者ブログ

捕捉生活的點滴

父親是不是冷酷無情?
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コメント

ただいまコメントを受けつけておりません。

父親是不是冷酷無情?

可誰又會想過:你的一生中能有幾次與父親相擁?又有多少人會記得父親的點點滴滴。人的一生時刻惦記父親的極少,在困難時找到父親的卻最多。
父親沒有兄弟,而爺爺奶奶去世得早,僅靠父親dermes當老師那微薄的工資,把我這四兄弟拉扯大,供我們讀書,打理我們的婚事,真不容易。特別對於我們的學業,父親從未猶豫過,深深知道讀書在當時是改變命運的最好途徑。那年的中考,父親就對我說:“孩子,好好學習,作老師是不錯的選擇。”那年我報了師範,師範學校的通知書下來了,我考了全鄉第一名。有人替我惋惜、不值,成績那麼好幹嘛要考師範?儘管好多人為我惋惜,但是我知道那個徒有四壁的家,供我讀書實屬不易。後來我常自嘲自己報考的是“吃飯學校”,為了一月二十多元的飯票,我選擇了這條路。儘管這樣,開學就要交幾百元的學費,家裏也是很吃力。那些天,我不敢正視父親,怕他肩上挑不動那麼重的擔子,父親微薄的工資總是入不敷出,況且身體一直體弱多病。眼看著,開學的日子一天天的接近了,可家中卻拿不出我的學費,那幾百元錢在別人家可能算不了什麼,可當時在我家卻無異於“雪上加霜”。那天我用很小的聲音告訴父親:“爸,我不想上了!在家幫媽幹活也挺好的……”“不行!我借錢也要給你借夠學費!”父親不容我說話。
第二天,父親他外出了。不知道去了哪里,後來才dermes知道是去向別人借錢去了。父親從來沒低聲下氣求過別人,一生不願求人的父親為了孩子,就這麼低眉下氣的一家家的借錢。當我接到那錢時,感覺心裏沉甸甸的,我默默的望著他的佝僂的背影,還有那額頭上被歲月犁深的皺紋,淚水止不住流了下來。
師範三年,父親一直叮囑我,一定要爭氣。第一年我拿到獎學金時,父親破例喝了兩杯酒,激動的說:“我就知道我們家仨是金子,在哪兒都會放光。”師範三年父親一直拼命工作,賺錢供我讀書,我自己也很爭氣,沒有辜負父親的期望,連年被評為“三好”學生、優秀學生幹部,有機會保養進大學深造。但我深知,父親讓我讀師範的目的,就是想讓我早點出來工作,減輕家庭的負擔,當時家庭實在無法支撐我去讀大學的費用了。可在我正要放棄讀大學的時候,父親知道了,罵我沒出息,人的一輩子,要有追求,才不會留下遺憾,家裏不管dermes多麼困難,一定想辦法。此時的我,不知道該說什麼好,只有一份對父親深深的歉意。
PR

コメント

プロフィール

HN:
No Name Ninja
性別:
非公開

P 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