忍者ブログ

捕捉生活的點滴

一朵青蓮
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コメント

ただいまコメントを受けつけておりません。

一朵青蓮

菩提一蓮籽,觀音慈悲灑,回眸五百年,頻亭已長成,劫難修涅槃。
  
  -----題記
  
  混飩初開,頃刻間,天明媚,地凝重。白衣觀音用神力指縫間輕輕的劃痕,一條忘憂河出現在不周山的東西方位。在忘憂河裏灑下一顆金色的的蓮籽,而後又回轉於彩虹石裏,靜靜打坐千年萬年。等候,等候紅塵裏蓮籽的盛開,蓮籽的輪回reenex
  
  蓮籽的當中一顆就是我,忽然間,我懵懵懂懂的被河心的漩渦,帶入無底的深淵,蓮籽的光芒,映射於忘憂河的波光粼粼,我尋尋覓覓,終於棲息在珊瑚島。遠離陸地幾萬裏,周圍毫無人煙,洋洋一水國。我迷茫了,真的要紮根於此嗎,輕歎兮!
  
  珊瑚島在陽光下是彩色的,美輪美奐,輕柔至極,靜謐幽深。我喜歡上了這個島國,我閉目養神,靜靜端坐,深呼吸,眼看鼻,鼻看心,觀照自己。天長日久,慢慢的醞釀,心如止水。蓮籽在腹心如明珠,歷歷可見,坐落丹田,隨同津液,終於成長,露出水面。
  
  淩波含苞,青蓮頻亭,迎風搖曳,蓮籽靜靜的躺在荷心,日夜聆聽觀音的心經與心咒。熏洗法音佛經,清唱梵音,清靜安心。
  
  光陰流轉,五百年彈指一揮間,青蓮修煉成一位美麗動人的少女。此時觀音打坐中彌音囑咐青蓮,“莫要離開珊瑚島,切莫動情,否則,會遇紅塵劫”。青蓮俏皮的笑笑,自語道,菩薩說的如此嚴重,我有點摸不著邊際了,無奈之餘不想了,又跳進忘憂河裏盡情玩耍,戲喜。
  
  菩薩自然愛憐青蓮,微笑而不語。意味著修行證果,在亂世紅塵中親歷親為,親自體悟法味佛語。真是污泥生青蓮,浴火化紅蓮,曆劫千百回,重返觀音蓮座前,清心安然頌經文。
  
  青蓮不由自主的欣賞著珊瑚島,滄海桑田,五百年前,杳無人煙,這時節,島上五顏六色的花一叢叢,燦爛心扉。一株掛花樹妖嬈清香,香飄島國,醉人心魄。與對岸的柳樹遙遙相望,互相呼應,相襯特有的風景。尤其那阡陌縱橫的桃花林,滿眼的粉紅不由得蕩人心湖。
  
  青蓮暢想著,一只雲雀倏忽的飛舞,增添了不少的精彩與靈動。忽然間,簫聲悠悠,忽近忽遠,婉轉淒美,幽怨哀傷,似悲似喜。青蓮聽得迷離心醉,踏歌尋聲,忽見一白衣男子佇立青柳下,專注忘情的對著片片荷塘,如泣如訴。青蓮輕輕地隱在荷包裏,心思漣漪,淺覺裏想撫摸他的背影。
  
  站在忘憂河,青蓮想起了菩薩的囑咐,難道這是紅塵劫的序幕嗎?如此美好的人間,應該沒有如許的恐慌吧。她喃喃的自語道。
  
  一連幾天,她陶醉在迷人的簫聲裏。在這美妙的樂聲裏,她時而依偎在蓮花香瓣的荷包裏。時而,在河畔洗梳長長的秀發,映照清麗的臉龐。時而,眼眸遙望柳樹下翩然的男子。清風吹來淡淡的憂傷,時而,青蓮輕輕起舞。青蓮驛動心有千千結。
  
  青蓮飛過忘憂河,雙足落地到柳樹下男子的身旁。故作右臂受傷,疼痛輕吟,男子回轉身急忙扶著青蓮,坐於青石板上,默不作聲輕輕的幫青蓮拿捏,青蓮感受著如許的溫存情不自禁,白衣男子凝視著青蓮,青蓮的心如脫兔,臉上佈滿紅暈。
  
  男子告訴青蓮,他叫蕭郎19歲,家在梅村,無父無母,師父收養到18歲就仙逝了。他從小就喜歡吹簫,村人都稱他蕭郎。蕭郎帶青蓮回家轉,古樸典雅簷角啷翹,節儉整齊錯落有致。蕭郎指著堂屋放桌上的衣缽,告訴青蓮那是尊師的遺物。這只缽非同一般它乃華山之巔千年冰土制作而成,祖師爺代代流傳至今的reenex
  
  月華如水,蕭郎吹笙,青蓮相伴而舞,柔情脈脈,二人凝眸,如火花如電流,這異樣的情愫碰鍾二人的心靈。今夜多嫵媚,今夜多佳期,今夜,依窗共花影,風也纏綿,花也風情。愛頃刻間萌芽,風一載雨一載,癡心眷戀,念念不忘,至死不渝。
  
  一天,蕭聲又起,青蓮早已習慣了簫聲的韻味,她一系青衣,秀發嫵媚,嫋娜倩影,眼眸流轉,靜靜聆聽,忽然,簫聲嘎然而止,只見蕭郎,手握心口,額上一層汗水。青蓮直奔過去,扶起蕭郎坐在柳樹下青石板上,問緣由。蕭郎說自小起,他就得了一種冷心症,隔一年犯一次,師父說直到心冰凍而滅亡。
  
  之後,師父過世。蕭郎偶遇仙人點化,必須服用五百年的青蓮湯,才可救治此病。煎熬此湯必須華山之缽,北海之水,仙桂之枝,上古燧人氏遺留在中原的火種。這樣才可以醫治此病。聽完此話,青蓮驚愕,菩薩的話有歷歷耳目:“莫要離開珊瑚島,切莫動情,否則,會遇紅塵劫。”
  
  她喃喃自語道,菩薩所說千真萬確,真的離開了珊瑚島,真的動了情根,真的要犧牲自己,才可成全蕭冷的性命。青蓮迷茫,淚眼朦朧的看著心上人,她不願失去所愛之人,更不願失去,她傾盡五百年的修煉換來一愛的蕭郎。她不願意匆匆的相聚又匆匆的離別。
  
  此刻,蕭郎已昏迷在青蓮的懷裏,喃喃的輕呼道:“蓮兒,蓮兒,你莫要走莫要離開我,我不失去去你。”說著,用手輕輕的直拉蓮兒的衣袂。青蓮傷心的落淚了,她第一次為了心愛的人。為了真愛真情,而動情得直落淚,淚如雨荷。
  
  不知過了多久,蕭郎緩緩地睜開眼,看著眼前熟睡的蓮兒,眼簾上掛著淚珠,不忍離開又不忍拖累,蕭郎不知所措,輕吻蓮兒的淚珠。此時青蓮有驚喜,有羞澀。蕭郎對蓮兒幽幽的說道:“因小可,得了冷心症,遇一仙人點化,珊瑚島上有一株罕見的青蓮,聚日月天地之靈氣,食用它,即可回復自己的溫暖,心不會冰凍,拒人於千裏之外了。”
  
  青蓮點點頭,似有所悟,她暗下決心要救回蕭郎的性命,焚身碎骨在所不惜。她輕輕的扶起蕭郎耳語道:“我帶著你去珊瑚島采青蓮吧。”於是,二人乘扁舟直下珊瑚島。日暮降臨,青蓮拉起蕭郎,跪在桂花樹下說,此樹是顆仙樹,如若祈求所有的願望會實現的。蕭郎不想離開蓮兒,就真誠的祈求照做。
  
  他那裏知道,蓮兒心裏早有主張,子時,蕭郎熟睡,她飛向北海取水,飛向中原取回火中。到蕭郎家拿回了華山之缽,桂枝已準備好。一切準備就緒,天已黎明時分。
  
  一早,蓮兒鄭重的對蕭郎說道:一切都準備好了,我們開始起火吧,他如夢一樣望著蓮兒。蓮兒解釋道,一切都是神靈的護佑,神靈的幫助,心誠則靈,金石為開。
  
  在桂花樹下,點火了,火焰熊熊映照二人的臉龐,蕭郎鎖眉,清蓮微笑。半個點鐘,水沸騰著,真乃火燒水缽玉生煙!這一刻,青蓮含淚道,蕭郎我就是五百年的青蓮,我要治好你的冷心症,喚回你熱忱的生命,你要活得精彩,不要再冷漠,再無情了,心再也不會冰凍了。
  
  蕭郎來不及阻止,青蓮已幻化一朵青蓮,飛在空中,躍入缽內。此時,天降紅雨,火已被澆滅。蕭郎昏倒在缽前,啜泣著,風聲雨聲哭泣聲,悲情悲鳴,天地一片哀殤離情。
  
  此時,白衣觀音,手持淨瓶輕輕落地,灑甘露於蕭郎,蕭郎悠悠的醒來,急忙拜見觀音救回蓮兒。觀音慈悲憐憫的語道,這是蓮兒的宿命,此劫難逃。蕭郎冷冷的說道,蓮兒已死,我絕不獨生,身撞樹而亡。
  
  觀音用淨瓶收其魂魄,灑甘露於肉身,身心合一,蕭郎還陽而生。觀音對其說到,雖然你心如冷冰,但你有一顆癡情之心,你的癡情之心可救回蓮兒的命。就是在三個時辰你親自喝了此湯,否則,過期就堅固如冰,蓮兒再難返回人間。
  
  十萬火急,還差半刻鐘點,蕭郎身體依舊躺在地上,他掙扎著用手一點一點的向前爬,他要喝下去救回蓮兒,他艱難的爬到缽前,兩只手戰戰兢兢生怕灑一丁點,含淚的喝下去,臉色蒼白,無力的倒在一旁。
  
  觀音遍灑淨水,遍呼喚蓮兒醒來,蓮兒醒來,只見一顆金色的蓮籽從蕭郎的心窩經過脈搏,落在蕭郎的掌心。蓮籽金燦燦,慢慢的緩緩地幻化成一朵白蓮,直奔觀音的腳前,觀音打坐在白色的蓮臺內,慈悲的對蕭郎說道:緣分已了,劫難已過,各自修行,功德圓滿自可再會。
  
  就這樣,珊瑚島上夜夜悲笙,那是蕭郎想念蓮兒的樂章,浪花澎湃,濤聲依舊,那是蕭郎的一片癡心。流螢日夜飛舞,那是蕭郎晶瑩的淚珠。日複日年複年,忘憂河紅彤彤,那是蕭郎為蓮兒填的詞闕紅箋。就這樣蕭郎孤獨的終老一生寰宇家庭
  
  驚鴻一瞥五百年,紅塵愛河一劫難,觀音座下花蓮臺,功德圓滿續前緣。
  
  紅塵愛河,有情下種,輪回再見,再見輪回。紅瑪尼唄美紅,宏瑪尼唄美哄。
PR

コメント

プロフィール

HN:
No Name Ninja
性別:
非公開

P R